Site Loader
111 Rock Street, San Francisco

   疗伤到了这货嘴里就成了撩妹,君狂似乎已经见怪不怪了。但顾及柳月楠的面子,至少还是要辩解一下。

   “你这明明是故意曲解。”他轻笑一声,连头都没回,“要真是打情骂俏,你这算什么?偷窥?”

   “你这叫此地无银三百两。”君谦大摇大摆地靠近,“嘴上说着让凌素素帮她疗伤,结果还不是经不住诱惑!”

   柳月楠愣愣地看着君谦,过了好几息时间又将目光转向君狂,相似的面容让她内心更加混乱,索性垂下眼别看。

   这时候她才发现自己衣衫不整,忍不住尖叫起来:“吖”

   “瞧你把人姑娘吓得。”恶意曲解,这谁不会。

   君谦知道自己说不过君狂,也没打算继续贫下去。柳月楠这女人不算特别漂亮,但并不是漂亮的女人就一定好,这女人的魅都在骨子里呢,让人看了就想一亲芳泽,偏她还以冷静自持要求自己,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形成一种神秘的气场,让不少修士为止倾倒。

   他跟柳月楠没什么交集,虽然算是有一面之缘,但毕竟连话都没说过,也没仔细打量过柳月楠,对她并没有太多感觉。他不过就是看不惯是个女人对君狂多少都有那么点好感,而对他却频频表示疏离,心里很不舒服而已。

   明明是相似的脸,不管君狂比他强还是弱,为什么女人总是围着君狂转?!

   柳月楠在最初的失态之后,意识到安是自己的问题,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手忙脚乱地整理好仪容,用几乎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问:“这位……”

   “我兄弟。北门二师兄,君谦。”君狂倒是表现得非常大方,“他这人没事就爱开开玩笑,自以为很风趣,但我可以保证他没有恶意。”

   “还用你说,虚伪!”君谦皱了皱鼻子。

   躲在花丛中的大眼妹

   “有礼。”柳月楠避开君谦探究的目光,拱了拱手,算是行礼。

   “甄辰也在随身洞府内,君谦你先带柳师妹进去,我还有点事要处理。”君狂说。

   君谦颇为嫌弃地睨了他一眼:“有什么事搞得神神秘秘的。”

   ‘神凰遗迹内有人闯进来,你先不要声张,现在是敏感时期,连小小都不要说。清酒他们打算在各大世家和宗门的代表进来之前将此事处理干净,作为神凰遗迹的主人,我觉得有必要速战速决。’君狂给他递了个眼色,点了点头。

   君谦对柳月楠做了个请的手势,两人被秦筱收进随身洞府。

   “柳姐姐!”

   被一个可爱的小美人胚子甜甜地叫了声姐姐,柳月楠觉得心里暖融融的。她一直都非常融入绫澄学院大师姐这个角色,对秦筱这样年纪小一些的师妹照顾有加,如今师妹们部离开剩下她形单影只,为了绫澄学院能够不要落后其他学院而咬牙坚持。

   眼看着规定的时限即将到来,她依旧未能到达露天比武场,更是心灰意冷,秦筱这一声姐姐,让她找回了做大师姐的感觉,心情也不再低落。

   “柳师妹,久违!”凌素素点了点头,算是在打招呼,“男人到底粗心大意,你肩上的伤只涂了药,却没给你包扎,怕是一动弹便要流血,不如我替你包扎一下。”

   “多谢凌……师姐。”柳月楠心里尚有个疙瘩,凌素素向来名声不怎么好,虽然跟绫澄学院没有要命的过节,但她也并不想与凌素素有所交集。

   只是,伊人伊成久久人综合网996如今看来凌素素倒不像个坏人。

   “两位姐姐跟我来这边。”秦筱拥着两人进了一个屏风后,转头对其他人说,“谁偷看,仔细我把他丢进那个石门里。”

   这石门,尚肆院等人没见识过,君谦等人却是见过的。尤其君谦,还切身体验过,被拉进石门又因为属性不合被排斥出来,那一次可谓吃尽苦头受尽打击,怎么着都不想再来一次了。

   不多时,屏风那边就传来凌素素惊讶的声音:“柳师妹!你的伤口!”

   “已经愈合了。”秦筱满意地点了点头,这完没出乎她的意料。倒不如说,如果柳月楠的伤口还没有愈合,这才让她吃惊呢。

   “那究竟是什么药?!”柳月楠也震惊不已。

   君狂为她治疗伤口的手法也好,给她用的药也好,都不是常人能够拥有的。

   秦筱认真想了想,又摇了摇头:“这恐怕得问君谦哥哥。”

   柳月楠连忙穿好衣服,犹犹豫豫地走到君谦面前:“刚才那位……师兄,他究竟是用怎么样的手法替我疗伤,那伤药为何有如此奇效?”

   “我们是凡界皇族,也就是人皇的宗族,手上的药自然是难得一见的圣品。”君谦鼻子都快翘上天了,这种时候已经要借机抬高自己,“先前他是直接将你伤口附近的烂肉冰冻,用的是至寒之水、仅次于天一玄水的‘灵极圣泉’,灵极圣泉将烂肉冰冻再将斑杂的玄力残留一并出去;再加上圣药的力量,自然药到病除。”

   ‘灵极圣泉?!’这是一个不常听到的名字。即使柳月楠自以为还有点见识,这名字也只听到过一次。

   灵界的圣泉,生于幻界,几乎是所有火焰的克星,至寒之水甚至可以让火焰瞬间冰冻,这根本不是寻常人能够随便驱使的。

   她不免对君狂的身份产生怀疑。‘他究竟有多高修为,为什么会有幻界的圣水?多强的人才能将这种至寒之物随意操纵,精准得分毫不差?!’

   越是这样想,她越觉得君狂遥不可及。

   认识君狂,也不过短短的一刻时间,她对君狂的认识却一而再地被刷新。

   本以为只是一个比较强大的修士,却更像个坐怀不乱的圣人,修为至强足以驾驭至寒之水,手上又有着不可思议的灵药。

   无论是哪一条,都让她觉得君狂的身份高不可攀,而同时拥有这几个特征,这人难不成早已证道成帝?

   只是看周围其他人,对君狂的态度并不毕恭毕敬,甚至小声议论君狂的短板,这又让她更加迷惑。

   他,真的只是千山学院的学生吗?!

   </br>

   </br>

   Ps:书友们,我是龙湫,推荐一款免费App,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