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111 Rock Street, San Francisco

♂? ,,

..,最快更新恶魔总裁霸道宠:老婆,太腹黑最新章节!

新建文稿(18)了解斐漠的赵叔太清楚,他从少爷的眼里所看到的是无尽的恨意。

恨意。

这种恨透了一人的眼神他太记忆犹新,因为少爷对斐正玄就会露出这样的眼神。

一旦出现这种眼神,那就说明少爷彻底恨透一人,所以他劝或者小手段都没用,少爷绝了心。

“少爷……”他哽咽出声。

斐漠如同一头随时撕裂赵叔的猛兽,他压低的声音充满了杀气不等赵叔把话说完怒道:“闭嘴!”

赵叔当即合上唇。

斐漠怒视着赵叔然后松开了紧紧揪着领口的手,他脸色铁青凤眸写满了憎恨,“出去!”

赵叔看了看斐漠一会,他转身便是要走,但是他走了一步后再次看向斐漠。

“少爷,知道大少奶奶生的两个孩子性别吗?”他问。

迷你裙美少女酷夏打网球图片

“滚!”斐漠凤眸猩红怒视赵叔。

赵叔并没有如斐漠所说的滚开,而是站在原地红着眼眶很痛苦的开口说:“大少奶奶生的是龙凤胎,乔冰抱走的是二女儿,小少爷在十五号院的保温室有保姆和医生们还有夫……”

话间,他立刻停顿不敢说出夫人罗婉心,因为他知道现在不能惹怒了少爷,他又说:“少爷要是有时间就去看看和大少奶奶的儿子,至少据我了解大少奶奶生孩子的时候两次都累晕过去根本不知道生了两位宝宝,所以少爷适当的善意谎言还是要说的……”

他的话点到为止,下一刻转过身抬步离开。

这一刻,斐漠站在原地望着赵叔离开,本愤恨的他神情满是痛苦不堪。

但他忙深吸几口气缓解一下胸腔内充满的怒火。

依依很聪明总能察觉到他的不对劲,所以他不能让她看出端倪。

一点都不能。

原地的他用尽了身所有的力气才压抑下了痛心蚀骨,他才走进内卧。

一眼,他就看到半躺起来的云依依,他脚下步子快速走过去。

“身体还难受该继续躺着。”他上前立刻紧握着她的小手,掌心的充实安抚了他内心的愤怒和痛苦。

“我躺着怎么和一起用宵夜。”云依依那双因为疼痛所折磨隐忍的双眸在看到斐漠的时候总是会出现亮光,那是爱极了一人才会露出的眼神。

星辰一样的双眸,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她的一双眼睛便是如此。

斐漠俯身在云依依的唇上落下温柔一吻,他嗓音低沉而温柔似水说:“等身体好了我陪吃火锅。”

云依依惊愕,脑中一下子出现她和斐漠一起吃火锅的所有画面。

每一次她和他一同吃火锅都让她记忆犹新。

第一次他不能吃辣对虾过敏甚至还有鼻炎无法被辣椒

激,可他却还是为了她吃了。

最后一次火锅她没有吃到,但是她一想到就脸颊滚烫心都在加速跳动,因为那夜他将她抵在桌上,要了她的那幕足够让她现在都感到他低低的喘息在自己耳边响起。

她不由的舌忝了舌忝唇,身体都觉得热了。

斐漠在看到云依依苍白的脸上带着羞涩时,他凤眸凝满了宠溺也是喉结滑动,因为他所想的画面和她脑中所想的是一样。

他俯身凑到她耳边声音暗哑带着低沉说:“记住答应我的。”

云依依:“……”

她忙轻咳一声,惨白的脸色多了浅淡的绯红她羞涩的忙说:“我记着,记着呢。”

她知道斐漠这话是什么意思,因为他指的是她答应过孩子生完之后她和他下不了床。

斐漠凤眸温柔深幽的亲了亲云依依的脸颊。

“不过等我吃火锅那要出月子了,并且……”此时云依依看着斐漠,她意有所指说:“我要吃辣的话不能在场,知道吗?”

“好。”斐漠没有拒绝云依依。

“但我可能都不会吃辣了,毕竟每天都和一起吃的很清淡。”云依依说了句,不等斐漠开口她又说:“把燕窝端给我吃,早点补好身体早点见宝宝。”

提到宝宝让斐漠眼神闪了一下,他温柔笑着说:“好。”

云依依的吩咐让卧室内的医生们一个个轮换外出去休息用餐片刻,而她主动要求吃夜宵并不是为了她自己,而是为了斐漠。

她身体的痛楚始终难以消失所以她根本就没半点胃口,但她知道斐漠为了她辛苦劳累要吃好点。

时间过去的非常快,斐漠和云依依在温馨的氛围下一起用完了夜宵。

此时云依依用空余的手指了指身边很大的空位,“睡我身边吧。”

斐漠现在并不担心医院内有危险,因为乔冰已经离开。

他什么话都没有说脱掉鞋子躺在了她的身边。

下一刻云依依便将脑袋埋在了斐漠的怀里,耳边是他沉稳的心跳声,就像在万梅山庄家中一样让她感到舒适更抚去了她身体的伤痛。

斐漠左手放在云依依头顶,右手轻轻地抚

着她散在白色枕头上的乌发,他亲了亲她的发丝并没有合上眼休息而是凝视着怀中的她凤眸满是思绪。

医生们还在依次换人出去,但是更加小心更安静,毕竟谁要是发出声音那根本就是找死。

虚弱的云依依很快就沉沉熟睡,几天几夜不眠不休的斐漠还是没有闭上眼休息。

他没有困意,整个大脑只有思考……

………………

………………

………………

远在高空之上的乔冰坐在舒适的机窗前,她的面前摆放着精美的牛奶点心和各种美食,而她手里却拿着餐巾擦拭孩子的嘴边。

坐在乔冰面前的凯丽很谨慎的并没有吃面前桌上任何食物,而她的手里紧握着锋利的手术刀始终没有松开仿佛随时要战斗。

她目光阴沉盯着乔冰怀里的婴儿意有所指道:“夫人在保温室门口耽误了那么一会,让这个孩子吸了不少那些药……”

从上了飞机之后婴儿的嘴边一直流着水任凭乔冰怎么擦都擦不完,而且孩子的呼吸也越发困难。

“所以孩子才没有力气不会哭。”此时乔冰继续擦着孩子的嘴巴轻声回应凯丽。小草客户端android2.2.4

Post Author: admin